巴彦淖尔市政法委官方微信

总网滚动

这位法官有个秘密,4年不曾对人讲起,直到去世那天

2019-09-02 18:10:16来源:中央政法委长安剑  责任编辑:李楠 (本文版权所有,未经授权,禁止转载)

  河南法官李庆军有个秘密,不曾对人讲起。

  在同事眼中,他的一些小习惯透出些许异样:不爱喝水,抽屉里的糕点越来越多,每个月会请一天假。

  同事不知道,这是李庆军为“守密”付出的代价。

  不喝水是因为病情需要严格控水,哪怕开庭说得舌头发僵,也只能漱漱口再把水吐掉。

  积攒下来的点心,原本该是早餐,早上六点做完腹膜透析后,他带着早点去单位,却总因工作匆匆塞进抽屉。

  每个月一次,李庆军坐上晚22时12分发车的K180次列车,在次日早6点16分抵达北京,查体结束后,再返回单位加班。

再也无法保守这个已经守了4年的秘密了。

  2018年9月28日,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立案二庭副庭长李庆军,这一天上午,他因患尿毒症医治无效逝世,时年54岁。

“男儿到死心如铁”

  在同事们的回忆里,李庆军一直健步向前。

  他的骤然离去,如进行曲戛然而止。

  52岁时,李庆军以民事专业考试全院第四名的成绩,通过员额制考试,那时他已确诊尿毒症两年,并患脑梗。

男儿到死心如铁。

  在最后8个月,李庆军个人结案121件,是全庭办案最多的法官。这位法官的最后四年,只宜以七字名之:

  李庆军并不是什么由“特殊材料”制成的人。

  2008年7月,他因肢体肿胀时轻时重,在日记上写下“苦啊!心里苦啊!”的感叹。三年之后,他自述已经“有种比较明确清晰的预感:身体要出大事”。

  但是,痛苦与彷徨只会密封在日记里。第二天,李庆军又成了那个不向领导伸手,不向同事朋友伸手,不向当事人伸手的“三不法官”。

  常人不能理解的执着,源于常人不曾感受的热爱。

“我一个农家子弟,能走出大山当上省高院的法官,多光荣多幸运啊!

  他的妻子马凤实说“他太热爱法官这个职业了”,他的老同事周志刚说“他最看重的身份,是法官”,他自己也说

  对当事人,李庆军脾气温和;对朋友请托,李庆军坚守原则;对工作任务,李庆军任劳任怨,从无二话。

  当了25年法官后,李庆军对工作的热爱仍然白首如新。命运塑造了他,却已不能再改变他。

“我不就是懂个法嘛”

  去年9月1日,是李庆军最后一次在单位加班。

  第二天,他做了换肾手术。同事卜发忠回忆:“请假的时候(他)根本没说要换肾,就是说要做一个小手术。”

  “手术以后,他就可以去想去的地方转转,可以大口大口喝水了。”妻子马凤实曾经这样跟李庆军畅想,他们都乐观而坚韧,却忽略了病魔的残忍。

  术后的第26天,因病情恶化,李庆军不幸离世。

  (图:李庆军病中照片。)

  离世后,家人找到李庆军连续记录了11年的日记。

大约80%的内容都是工作。

  日记记录下了从2007年至2018年9月的时光,这些“病隙碎笔”,少部分是家事,少部分是“病历”,

  曾任李庆军法官助理的王卫霞记得,他曾办过一件农民工讨薪案,争议焦点只有3500元。因证据不足,农民工一二审均败诉。有合议庭成员建议驳回,李庆军不同意,“钱不多,从现有证据看,也没发现原判决有什么大的问题,但我们不能从心理上轻视这类案件,要让当事人打心眼里接受处理结果。”

  后来,在他的努力下,虽然维持了原判,但农民工心服口服。

  河南南阳的周光华老人,因土地和房屋使用权和一家企业打官司,每到执行阶段,对方都提出新的异议进行阻挠。案件分到李庆军手中后,他依法驳回了企业的再审申请。

“李法官说了,不管谁势力再大,我都依法办案。

  周光华还记得:我胜诉了以后,这么多年我忘不了他。”

  李庆军出身农家,重乡情,但为案件说情打招呼的事,他从来不干。

  侯怀乐是李庆军的高中同学,有一次,他的亲戚在河南济源跟人打官司,想少赔点钱。他找到李庆军帮忙,没想到被断言拒绝。

“庆军坚决地说,让我给济源法院打招呼,这是不行的,我可以给你分析一下案情。

  侯怀乐当时怎么都不理解,后来,才慢慢理解“老同学”内心的这份坚持。

  即使在手术后的监护期,李庆军也不让自己闲着。他一边挂着氧气袋透析输液,一边打电话给当事人讲解法律问题。

你说我不就是懂个法嘛。

  他的妹妹李凤莲说:“我急得一圈一圈地转。到晚上我去探视,我哥就说,人家也是有事了想问我,”

  “再小的案件,对普通家庭来说都是天大的事,案件结果将直接影响他们对司法公正的信心。”李庆军曾说。

燃灯者们

  马凤实与李庆军一起生活20多年,却不知道他记了这么多日记。

  2014年5月18日,就一句话:“批出二十多件案件。”

  2014年10月17日:“上午在家休息,下午批出15件案件。把桌上堆积的案件批完。加班到7:30。”

  ……

  春蚕到死丝方尽,蜡炬成灰泪始干。

  坚守使命、敬业如初,这是优秀法官的共同承诺。如同李庆军一样,当必须在爱与放手间做出抉择时,他们选择化身“燃灯者”。

上海高院副院长邹碧华是这样选择的。

  彼时,上海成为全国首批司法体制改革试点地区之一,邹碧华正是改革的推进者。他为起草《试点工作实施方案》座谈15次,历经34稿;在他因病去世后,遗体告别仪式上,妻子懂他的心思,在他身边放下一本《要件审判九步法》。

黑龙江高院执行局局长侯铁男是这样选择的。

  在“基本解决执行难”的关键时刻,他把别人睡觉、休息、过年的时间,都用在抓“老赖”上。工作部署会后,“你们回去抓紧落实,我歇一会儿,平静平静”成为他向世界的诀别。

最高人民法院法官方金刚是这样选择的。

  因为率真和较真,他以“方二真”的绰号为人所知。哪怕在上下班的地铁上,他也会拿出域外判决阅读。在离去的那个早上,方金刚曾对助理表示,当天要完成10个案子的合议,却在合议最后一个案子时,歪倒在办公室的椅子上。

  还有很多“燃灯者”的故事并不为人所知。

  据最高人民法院工作报告披露,自2018年向前回溯五年,85名法官积劳成疾或遭受暴力伤害因公牺牲;2016年来,仅在执行领域就有46名干警牺牲在工作岗位。

每名优秀法官都是不可再生的宝贵财富

  李庆军、邹碧华、侯铁男、方金刚……

  中华民族孜孜以求的法治之路旁,应有属于这些英雄的纪念碑。纵然牺牲者的事迹少人知晓,在挚爱和责任、光荣和奉献的花环掩映中,他们与公平正义永世长存。

  对于法院干警,他们的精神是前进的“指南星”。从邹碧华到李庆军,从司法改革到执行攻坚,每位法官的人生,映射出司法不同的时代主题。随着司法与社会治理越发交融,几乎所有热点痛点,都会成为法官求解的司法难题。

优秀法官的精神就是“指南星”

  对于法官来说,这是使命铸成的舞台,更是千载难逢的机遇。解题思路哪里找?——他们热爱审判岗位、尊崇法官职业,他们坚守使命、敬业如初。

  对于各级法院,他们的牺牲令人痛惜。讲奉献,讲担当,从不意味着鼓励不计一切的付出。恰恰相反,每名优秀法官都是不可再生的宝贵财富。我们期待当面接受他们的劝勉,而不只是追思先贤的事迹。我们钦佩“带病工作”的热情,但坚决反对“涸泽而渔”的态度。

政法机关应给予更多关心,让李庆军们的“秘密”无处可藏。

  近年来,在最高法带领下,全国法院在关爱干警工作上取得了不少效果。科学的工作调度、完备的日常保健、多彩的文化建设,让法官们的身心健康得到改善。尽管如此,在繁重的工作压力下,让人惋惜的意外仍难以避免。

  逝者如斯夫,生者长已矣。

  回望李庆军们,他们当初受任法官时,就像履行了一种宣言:无论富贵贫穷,无论健康疾病,无论人生的顺境逆境,在法律最需要你的时候,你能不离不弃终身不离开直到永远吗?

  任凭世事变幻,你就是知道,有些人一定会做出肯定的承诺。

 友情链接

/ Links